新刊先睹

华为为何敲不开美国大门?(2018/02/14)

发布时间:

  期刊架位号[4519]

  华为进军美国市场的道路再一次受阻。

  北京时间1月9日,美国拉斯维加斯的CES开幕在即,《华尔街日报》却在此时爆出新闻——华为手机与AT&T的合作协议流产。原本华为将在10日开幕的CES展上宣布与AT&T达成协议,正式在美国运营商渠道销售智能手机。

  合作被紧急中止可能与一份邮件密切相关。据腾讯科技获得的一份邮件显示,美国18名国会议员联名致信联邦通信委员会(FCC)主席艾吉特·帕伊(AjitPai),要求FCC对华为与美国运营商的合作展开调查。

  这份发自2017年12月20日的联名信提到,我们需要记住,2012年HPSCI(众议院常设特别情报委员会)报告中的建议,即“美国应当以怀疑的态度去评估中国电信业公司在美国电信市场的持续渗透”,“美国政府系统不应当加入华为或中兴的设备,包括设备元件”,“政府承包商应当在各自系统中排除中兴或华为的设备”。

  突如其来的变故打乱了华为的CES之旅。华为仍在CES开幕当天,在美国发布了新款手机Mate10Pro,不过却无法在运营商渠道销售。

  “Newbeginnings”,1月9日下午,华为终端总裁余承东发了一条微博,并配上了华为Mate10拍摄的9张拉斯维加斯的街景图。从图中可以清晰看到,华为手机的广告都已经悬挂在拉斯维加斯的街头。

  Mate10广告都挂好了却被AT&T逃婚,华为为何敲不开美国大门?

  美国之路走得艰难

  去年在华为Mate10的发布会上,余承东宣布2017年前三季度华为手机全球市场份额排名第二,首次超过iPhone。然而,与之地位不相匹配的是,在全球最大的美国市场,华为却迟迟未能打开局面。

  在美国,运营商渠道占到了90%的市场份额,这是一块巨大到令人无法绕开的蛋糕。伴随AT&T与华为合作的可能流产,华为只能在公开市场和亚马逊等线上渠道销售。这将影响到华为在美国市场的推进进度。尽管华为早在2001年就在德克萨斯州成立北美分公司FutureWei,但华为至今在美国的市场占有率还不到1%,远不如苹果和三星,后两者在美国的市场占有率达到了70%。

  事实上,华为这次在美国合作遇阻已不是第一次。根据长江商学院案例研究中心整理的一张表格显示,华为作为中国最大的电信设备供应商,过去几年时间在美国市场频频受阻。2008年,华为试图与贝恩资本并购3com,被美国外国投资委员会否决;2009年,AT&T与华为达成4G设备合约,被美国国家安全局出面干预;2010年,华为试图收购摩托罗拉的无线资产被美国政府拒绝,试图并购宽带网络厂商2wire也失败,与Sprint达成的4G设备合约,最终遭到了美国商务部干预。

  一系列的挫折之后,华为副董事长胡厚崑曾在2011年2月25日发表了一封公开信,澄清了外界长期存在的传闻,并邀请美国当局对华为展开正式调查。美国国会也对华为、中兴展开了长达18个月的调查。然而,美国众议院情报委员会2012年发布报告称,华为和中兴的产品威胁美国国家安全,并警告美国电信公司不要采购他们的设备。这也是美国这一次18位议员抵制华为的依据。

  华为一开始是电信业务受到抵制,后来华为试图通过面向消费者的手机业务,曲线进入美国市场,包括与谷歌合作开发手机等等,但到目前为止,手机业务也再三遇到阻碍。

  事实上,华为与AT&T的合作已经不是首次流产。早在2016年8月,AT&T在其发布5G设备供应商名单时,华为和爱立信、诺基亚一起榜上有名,然而随后美国国会议员与AT&T高管在华盛顿举行了密集会谈,最终尽管华为的报价比其它对手便宜70%,但AT&T还是放弃了华为。在其官方的说辞里,AT&T提到两个原因——老生常谈的“安全担忧”,以及需要顾虑到的股东利益。

  据余承东透露,华为在美国的所有收购都遭到了美国相关部门的否决,“即使给了别人定金,钱都付了,但仍然被否决了。”余承东有些无奈。原本,他在合作上的演讲稿都准备好了,突如其来的变故不得不让他重新组织语言,“这对我们来说是巨大的损失,对运营商同样如此。但消费者的损失更大,因为消费者得不到最好的选择。”

  华为在美国遭受如此待遇并非没有缘由。一方面,作为全球唯一一家未上市的500强企业,华为显得神秘,外界也没有办法搞清楚它的股权结构,这种不透明加剧了不信任感。

  另一方面,电信业务与国家安全挂钩。英国早在2013年准许华为在英国运营网络安全中心,但前提是华为需要同意更严格的管控,以消除间谍和黑客攻击疑虑。美国在这方面管控得更加严格,导致美国频频以国家安全的名义将华为和中兴拒之门外。“没有任何法律规定,运营商不能与华为合作,但政治成本可能会很高。”华尔街日报撰文称。华为和中兴等中国电信企业已经成了中美之间的政治博弈筹码。

  对于此次被议员联名抵制,坊间有传闻称,背后推动者可能是高通,因为华为在美国发布的手机采用了自己家的麒麟芯片,而美国最大的芯片厂商高通未能从中分得一杯羹。不过,该传闻未能获得当事双方置评。

  与华为同城的中兴也在美国受到了同样“待遇”,2017年3月,中兴发布公告称,已就美国政府出口管制调查案件达成和解,但这个和解的代价是惨重的——中兴合计向美国政府缴纳了约合82.2亿元的罚金,创造了美国有史以来出口管制案的最高罚款纪录。

  欧洲五国市场份额超20%与美国市场频频遇阻不同,华为在欧洲市场走得更加顺畅。早在2005年11月,华为与全球最大移动通信运营商沃达丰签订了全球采购框架协议。从2006年开始,华为为沃达丰运营的21个国家提供定制手机。以此为契机,华为在欧洲通过“运营商网络+定制手机”的模式迅速打开了欧洲手机市场,也为未来华为高端手机进入欧洲奠定了坚实的基础。

  近年来,华为的旗舰机型都选择率先在欧洲市场发布,然后才回到国内,足以看出华为对欧洲市场的重视。包括与德国企业徕卡达成合作,双方专门设立麦克斯·别雷克(MaxBerek)创新实验室进行联合研发。另外也与保时捷设计公司推出了定制款的保时捷版手机。

  华为也的确在欧洲市场斩获颇丰。到了2016年上半年,华为手机在西班牙等5个欧洲国家的市场份额超过20%。在西欧市场中,华为智能手机的份额达到了11.6%,而在500~600欧元价格的高端智能机市场,华为份额达到了14.3%。2016年,华为在欧洲的销售收入达到1565亿元,占总收入的30%。欧洲成为华为最大的海外市场。

  甚至连日本市场都开始获得不小进展。华为手机产品总裁何刚昨日在朋友圈透露:日本第二大运营商KDDI正式发布华为品牌轻旗舰手机NOVA2。何刚表示,这是KDDI过去25年来第一次采用中国大陆厂家的智能手机,第一次使用中国大陆厂商品牌。

  华为在美国的再一次遇阻令人唏嘘,但从华为之前的举动来看,美国市场已经是华为战略里必不可少的一部分,尽管再次遭到阻碍,但华为走向美国只是时间问题。

  期刊架位号[4519]

  (摘自《财经天下周刊》 2018/02 文 周路平)